当前位置:95536搞笑与英雄葬在一起
与英雄葬在一起
2022-08-11

冒险营救

鲁特是法国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镇,二战开战不久就被德国人占领了。德国人把小镇弄得鸡犬不宁,居民们都恨得牙痒痒。

这天清晨,镇子不远处响起一阵巨大的飞机轰鸣声和炮火声。镇长一下子惊醒了,他从床上跳起来,等枪炮声停止了,便开门要去看个究竟。这时,一辆马车急匆匆奔了过来,还没停稳,马车夫莫克就慌慌张张跳了下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快救人,盟军飞行员,在车上,伤得厉害……”

镇长赶紧跳上车,拨开厚厚的干草,见里头果然躺着个盟军飞行员,浑身是血,已经昏死过去。莫克说,自己一大早正准备给镇上的旅馆送干草,谁知回来路上竟遇到了激烈的空战,惊慌之中他赶着马车躲进了丛林里,结果竟发现了这个飞行员。

这时,镇长已经从飞行员的口袋里找到了证件,一看,原来这小伙子叫乔治,还是个法国人!镇长无比激动,但他也明白,要不了多久,德国人就会搜过来。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把伤员藏好,再把人救活。于是,他迅速用干草将飞行员重新掩盖好,决定把他送到镇里唯一的修道院去。那儿有个祈祷用的密室,而且院长珍妮还会一些急救知识。

于是,镇长和莫克快马加鞭赶到修道院。开门的是修道院的贝拉大妈,她见来了个血肉模糊的伤员,不停地在胸口画十字。珍妮院长立即对飞行员进行了简单的检查,望着满脸污血仍在昏迷中的病人,她担忧地说:“他的伤很重,但是我们的条件非常有限,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自己的意志了。”正在这时,有人跑来报告:“不好,德国鬼子往这边来了!”珍妮院长赶紧吩咐贝拉大妈把飞行员藏到密室里去。镇长猛地想起院子里还有马车没有处理,于是领着莫克,和珍妮院长走向门外。

生死抉择

还没等镇长和莫克驾车离开,德国人的卡车就堵在了修道院门口。下车的军官是个空军少校,大伙儿紧张得心怦怦直跳。

那德国少校好像很有风度,他轻吻了一下珍妮院长的手,才缓缓开口道:“刚才有一架飞机被我们击落,飞行员肯定受伤了,可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各位有谁看见过他吗?”

镇长强压住心里的紧张,答道:“我们没看见过什么飞行员。”

那德国少校听了,径直向镇长走过来,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足足一分钟,冷笑一声,用枪口指着镇长问道:“那么镇长先生,请问您和这位马夫先生一大早跑到修道院来做什么?”

这时,珍妮院长走上前来,从容答道:“少校,修道院最近需要些干草,我托镇长找个马夫给我运一些来。这不,他们正卸好车准备离开。”少校听了,竟然走到马车旁拨弄起来。不多会儿,他夹起一根染着血的干草问:“那么这又是什么?”说完,他用枪顶着马夫莫克的脑袋喝道,“我劝你们还是老实点,我数三下,不交人,他就得死。”

一句“一二三”之后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莫克倒在血泊中。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得惊叫起来,乱作一团。这时,一个修女一步上前,揪住德国少校的领子,大骂开来。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那修女也倒下了。霎时间,整个修道院一片死寂,只听那少校冷笑道:“只要有人把飞行员交出来,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家了。不交的话,跟他们一个下场。”接着,他便走向镇长。正当所有人都为镇长捏着一把汗时,只听人群背后传来一句“住手!”

大伙儿转过身去,发现喊话的竟是贝拉大妈。她不知何时已经从密室里出来,蹒跚地走到德军少校面前,浑身发抖,说道:“人是我救的,我知道你们要找的飞行员在哪里,但你要说话算话,放过其他人。”

德国少校大喜过望,示意手下把人质全部放走。镇长狠狠地瞪了一眼贝拉大妈,带着人们离开了修道院。眼看着贝拉大妈领着德国人往楼里走,珍妮院长猛扑上去,给了她两记响亮的耳光,可这也无济于事了。

很快,受伤的飞行员给德军抬上了卡车,珍妮院长只能在一边眼睁睁地目送他离开,心里充满了懊恼。当德国人抬着担架经过她时,珍妮看见飞行员仿佛用尽力气,把嘴角微微上扬,像是要安慰她一样。霎时间,珍妮院长的眼里满是泪水,反而感到更加愧疚。

功过是非

飞行员被带走了,贝拉大妈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,她对着珍妮院长深深鞠了一躬,准备离开。可珍妮却把她的行李摔到地上,向她啐了一口,骂道:“你这个无耻的老太婆,早知今日,我当初就不该收留你!”

原来,一年前的冬天,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,贝拉大妈随着逃难的人群来到鲁特镇。珍妮院长可怜她年事已高,就留她在修道院做些杂活。贝拉大妈干活卖力,和大家的感情也越来越深,可谁知今天,她为了活命,竟然会做出如此可耻的事情。

贝拉大妈也没再多说什么,收拾好散落的行李,默默走出了修道院。

很快,从德国人的军营里传来了噩耗:那飞行员英勇不屈,没有透露一点情报,被德国人残忍地杀害了,埋在了小镇东边的树林里。大伙儿听了,都自发地到小树林去为他祈祷、献花。

这时,人们发现贝拉大妈也远远跟在人群后面。大家唾弃道:“以为现在献个花就能赎罪吗?呸!”贝拉只好黯然消失,再也没回来过。后来,有人听说她被抓去给德国人做饭,大伙儿听了都恨得直跺脚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德国人打仗吃紧,开始限制民用煤油。天气越来越冷,眼看镇上的一些老人孩子熬不过这个冬天了。谁也没想到,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贝拉大妈偷偷敲开了镇长家的门,还带来了一桶煤油!原来,她料到这个冬天大家的日子不好过,就趁着给德国人烧饭的机会,在军营里偷攒了些煤油给大家送过来。

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小镇上的人们一边接受着贝拉冒着生命危险偷来的煤油,一边在议论着她从前的“无耻行为”。渐渐的,人们也不太提起树林里的那个飞行员了,可小树林里的那个墓地上,却一直都有人送来鲜花。

然而,“胆大包天”的贝拉大妈还是栽了,这一次不是因为偷煤油,而是因为她伺机破坏机场的军用设备,让一队德军士兵乘坐的卡车翻进了沟里。很快德国人就把她查了出来,小镇的人们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。

气急败坏的德国人把贝拉抓起来,为了杀一儆百,德国人没有马上处死她,而是下令将她绑在飞机上,又驾着飞机上了天。

那一天,飞机在小镇上空盘旋了一圈又一圈,居民们都抬头望着天空,眼里满是同情和崇敬,就连珍妮院长也在胸前划起了十字。

傍晚,可怜的贝拉大妈终于从飞机上被放下来。这时,她已经奄奄一息,德军士兵料定她必死无疑,就把她拖到大街上任其自生自灭。趁着黑夜的掩护,镇长带着人把她救回了修道院。

修女们开始为贝拉大妈做最后的祈祷。珍妮院长忍着泪水说:“虽然上天仍然不能原谅你的过错,但是此刻我愿意帮你达成最后的愿望。”

贝拉大妈平静地环视着屋子里的人们,她缓缓地说:“请把我、把我和那个飞行员葬在一起……”

这个要求让大家有些不知所措,屋内沉默了。珍妮院长为难的说:“也许你是想去天堂向英雄谢罪,可是从感情上讲……”

珍妮院长还没说完,便注意到老人的手伸到了衣服里,似乎在找什么东西。接着,老人拿出一个包裹好的手绢交到镇长的手上,镇长打开手绢,里面是一张皱了的照片。

镇长打量着照片和躺在床上的贝拉大妈,脸上满是痛苦和悔恨的神情,他把照片交给珍妮院长。

珍妮院长好奇地接过照片,上头是贝拉大妈和一位飞行员的合影,英俊潇洒的小伙子靠在老人的身边,两人笑得是那样开心。照片的背面有一行字:我们的骄傲—罗伯特·乔治。

贝拉大妈用尽最后气力,说:“他是我唯一孩子,他在地下室苏醒过来的那一刻,我们都认出了对方,他不愿让无辜的人受到牵连,可是又没办法自己走出来……”

贝拉大妈没有说完便静静地离开了人世,珍妮院长和大伙儿都哭成了泪人,他们按照老人的遗愿,将她和她的儿子乔治安葬在了一起。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