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95536搞笑鬼 斧
鬼 斧
2022-08-11

1.云翻斩

冰刃谷地处蚩尤山深处,谷口由血轩辕用鬼斧刻下的——“武林禁地,擅入必亡”八个擘窠大字,谷口堆积的十多具白骨,时刻提醒着武林人,这里是武功第一人血轩辕的隐居之地,不怕死的尽管进来。

血轩辕真名薛轩辕,因为他嫉恶如仇,武林中的魑魅魍魉,死在他斧下无数,故此被人送了个绰号——血轩辕。他的兵刃就是一把重达三十六斤的鬼斧。血轩辕震慑武林的绝学便是——“鬼斧三式”。“鬼斧三式”一经施展,任何对手全是一个下场,那就是去阴曹地府报到。

“鬼斧三式”的威力,在武林传说中,可令山河变色,日月失光。五年前,不知什么原因,血轩辕突然到蚩尤山冰刃谷,开始隐居。血轩辕即使不问江湖世事,武林中人向血轩辕挑战者也是不断,但这些挑战者,却全都成了斧下之鬼。更有数不胜数的阴鸷之士,为窃得“鬼斧三式”而阴招频出,至今却没有一个得逞的先例。

上官鼎是武林的后起之秀,他到冰刃谷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窃取“鬼斧三式”,用以换得阴阳医古昊,治疗上官鼎未婚妻罗红锦所中“僵尸指”的秘方。

罗红锦是天香派前掌门罗峰的掌上明珠。罗红锦和上官鼎自幼订亲,她当上掌门不久,天香派的宿敌便上门寻仇,虽然罗红锦仗剑除魔,但这名宿敌还是用“僵尸指”点中了罗红锦。

能解“僵尸指”之毒的只有阴阳医古昊,上官鼎便来到了云梦泽,向这位江湖神医求救。古昊随后向上官鼎提出了一个条件,那就在一个月内,如果他能窃来“鬼斧三式”,古昊就会出手救治罗红锦。

上官鼎为救未婚妻,便孤身来到了冰刃谷。他为了接近血轩辕,身穿一套猎户的衣服,接着持弓发箭,箭伤一头在树林中觅食的巨熊,巨熊被激怒后,挥爪直向上官鼎袭来。

上官鼎武功在身,但还是故意被熊爪袭击了几下,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,已经足够骗过血轩辕了,上官鼎便连呼带叫,向冰刃谷逃了过去。

那头巨熊将上官鼎一直追到了冰刃谷中。当身如铁塔,须发蓬飞,金刚一样的血轩辕出现时,上官鼎高呼一声“救命”,接着一头栽倒在地,假装昏了过去。

血轩辕手持鬼斧,拦在了巨熊面前,重逾千斤的巨熊张牙舞爪直扑血轩辕,只见血轩辕巨大的身形,陡地来了一个云翻,疾旋的鬼斧“咔”地一声,将黑熊从头至尾劈成了两半。

血轩辕假装昏倒,其实是偷偷将眼睛睁开了一线——黑熊皮厚肉硬,寻常的刀剑根本伤它不得,血轩辕云翻一斧,竟将黑熊劈成两半,这份功力,真的让上官鼎叹为观止了。

血轩辕斩熊的一斧,快比旋风,狠辣绝伦,莫非就是“鬼斧三式”中的一式?

2.风雷杀

血轩辕一斧劈了黑熊,然后转头对谷中招呼道:“老何,将他扶到谷中,赶快救治一下!”

老何是个哑巴,六十多岁,鸡皮鹤发,身佝如虾,他将上官鼎救到谷中,经过十几天的精心照料,上官鼎终于康复了。上官鼎以无家可归为理由,用报答救命之恩当幌子,他跪在地上,一个劲地求血轩辕将其收留。

冰刃谷天寒地冻,是个食物极度匮乏之地,血轩辕每隔三日,就得去蚩尤山中打一次猎,如果收留了上官鼎,他就可以省下打猎的力气了。

上官鼎自导自演了一场苦肉戏,终于得逞,他就成了冰刃谷的一名仆从。上官鼎随后咬牙发誓,一定要尽快将“鬼斧三式”偷学到手,然后换取阴阳医古昊解“僵尸指”的秘方。

可是偷艺之路,却是难于上青天。冰刃谷分为下中上三段山谷,每一段山谷,都被血轩辕用石墙断开。下谷是老何和上官鼎的住所,中谷则是血轩辕休息的地方,而最隐秘的天谷,才是血轩辕的练功之处。

老何心若止水,每天只知道低头干活,仿佛冰刃谷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。上官鼎每日除了射猎,就在下谷中休息。他时常会听到上谷中,传来血轩辕练功时的“霍霍”斧声,要知道,上官鼎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一旦超过时限,罗红锦的生命可就危险了。

上官鼎不知道老何的底细,他虽然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但每天还得装做没事人一样。冰刃谷天气寒冷,需要大量的劈柴取暖,老何经常领着上官鼎,到山下的林子里,锯来了大量的三尺长的圆松木,将其全都堆放在下谷的谷口。

二十天时间转瞬即逝,上官鼎急得都快要撞墙了。这天,他看见下谷中的劈柴用尽,正要问老何是否要用斧子劈那些原木时,老何却用手一指上谷,那意思是让上官鼎跟他走。

上官鼎一见有了去上谷的机会,他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,可是脸上却表现得异常平静,问:“我们到上谷做什么?”

老何对上官鼎连连摇手,让他别说话,然后领着他,推开了第二道石墙上的木门,来到了中谷之中。血轩辕在这段山谷中修了一座木屋,木屋的石床上铺满了兽皮,倒是个温暖安静的住处。

上官鼎还没等仔细观察一下血轩辕的住处,忽听上谷中响起了“咔咔咔咔咔”一连串密如急雨的劈木头的声音。老何等劈木头的声音彻底消失后,他打开第三道木门,领着上官鼎直接走了进去。

上谷之中,堆满了小山一样被劈开的木材。血轩辕手持鬼斧的站立之处,还立着五根两尺粗的雪松圆木,上官鼎心中纳闷——难道血轩辕手持鬼斧劈木头,就能练成绝世无双的武功吗?

老何开始默默地往下谷中搬劈柴,回来时,再将一根根原木扛进上谷。上官鼎试探地用手一碰五根直立的原木,那些原木竟“轰隆”一声倒地,变成了整整三十块劈柴。敢情它们都已经被血轩辕用鬼斧劈开。这份劈木看不到裂纹的功力,上官鼎再练三十年也办不到。

傍晚时分,劈柴被全部搬运完,上官鼎累得腰都有些直不起来了,他刚刚关了下谷石墙上的木门,就听外面有人恶吼:“让血轩辕滚出来!”吼声刚刚落地,那扇几百斤重的木门,便被一柄重锤击得倒飞而起,不是上官鼎躲得快,他一定被那扇翻滚的木门砸中了。

冰刃谷被血轩辕划为禁地,可依然阻挡不住一些江湖恶客的上门挑衅。巨灵神东方仇一柄紫金锤,三年前崛起于武林,几乎无人敢惹,今日东方仇携锤上门,找血轩辕挑战来了。

血轩辕听到砸门破户之声,他手持车轮般的黑色鬼斧,旋风一样冲了出来。

东方仇是个侏儒,可是他天生神力,手中握着的紫金锤,重达六十六斤。

东方仇还领着三名弟子。他在三名弟子的助威声中,恶狠狠地道:“血轩辕,老子今天要把你砸成肉饼!”

血轩辕冷笑道:“东方老魔,你去年锤击诸葛南山,让我痛失了一位老友,你送上门来,今日我必报此仇!”

东方仇正要抡动紫金锤向血轩辕击来,血轩辕双手持斧,身形在空中三个云翻,他手中的巨斧,已经化作了一片令人目不能视的玄风,直向东方仇当头罩了下去。

斧锤相击“仓啷”一声巨响,东方仇的紫金锤的锤头,竟被鬼斧切下了少半块!

东方仇退后三步,一只右臂,已经麻到了肩膀,血轩辕随即焦雷般地大喝一声——风雷杀。

他手中的鬼斧举起,竟一斧五招——斩头、切双额、削两肩,五招快比一招,闪电般直向东方仇攻来!

3.万相功

血轩辕一斧五招,东方仇只接下了斩头、削右额和削右肩这三招,而剩下的两招,东方仇却没有避开。

血轩辕一斧切下了东方仇的一条左臂,东方魔头左半边的天灵盖,随着鬼斧,也落到了地上。

东方仇天灵盖被削,他临死之前,猛地一按右手锤柄上的机括,锤柄立刻暴涨四尺,重重的锤头“轰”的一声,击中了血轩辕的胸口。

血轩辕虽被重锤击胸,但他手持鬼斧,依然天神般挺立不动,东方仇的三名弟子被吓得心胆俱颤,他们扛起自己师父的尸体,然后落荒逃出了冰刃谷。

血轩辕待强敌退走,他这才“哇”地一声,狂喷了一口鲜血,然后“咕咚”一声,倒在地上,昏了过去。

老何急忙上前,将血轩辕抱了起来,向中谷那座木屋疾奔而去。

血轩辕的“风雷杀”竟是五斧齐出,这绝对是他“鬼斧三式”中的第二式。上官鼎来到冰刃谷,已经快满一个月,他只是弄明白了“鬼斧三式”中的前两式,现在血轩辕已经身受重伤,他相信自己只要精心策划,定能在剩下的几天时间内,将“鬼斧三式”窃学到手。

血轩辕身高体壮,体重绝对超过了三百斤,可是老何一伸手,好像抱起了一个轻飘飘的布娃娃,看得上官鼎也是愣住了。

老何并不是个普通人,他的功力简直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。上官鼎来到中谷木屋时,发现血轩辕已经苏醒,他倒在了床上,可是浑身上下的三十六处大穴,却被老何用一枚玄墨针,电光火石地刺了一个遍。

血轩辕周身的穴道被封,他痛苦万端地叫了一声:“你,你莫非就是邪针?”

原本哑巴的老何,先是鬼魅地一笑,接着用阴冷的口气说:“对,本人就是,邪针!”

鬼斧和邪针在五年前,本是正邪两派分持牛耳的人物,可是鬼斧的名头却好像比邪针更为响亮。邪针为了窃得“鬼斧三式”的秘密,心怀叵测地来到冰刃谷。他以经商失败,家破人亡,意欲自杀为由,骗得了血轩辕的信任,并成为了鬼斧的仆人。

邪针已经制住了血轩辕,再也不用隐藏身份了。他开始卸掉“万相邪功”,邪针的全身关节,先是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爆响,随后他从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人,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,一张惨白的脸上充满了邪气的中年人。

上官鼎虽有武功在身,但他十个绑在一起,也不是一个邪针的对手,他为了保命,假意吓得后退两步,然后“咕咚”一声,坐在了地上。

邪针转头对上官鼎阴笑道:“你不用害怕,以后我就是冰刃谷的谷主,你只要真心效忠于我,我一定让你得到莫大的好处!”

上官鼎抹去头上的冷汗,跪在地上,假意地说:“您以后就是我的新主人了!”

邪针为取得“鬼斧三式”秘籍,他就开始对血轩辕严刑逼供。可是不管邪针使用“经脉倒转手”,还是“天魔碎体针”,血轩辕钢牙紧咬,就是不说他压箱底最后一招的秘密。

邪针黔驴技穷之下,他嘿嘿一阵冷笑道:“我这就去云梦泽,杀掉阴阳医古昊,然后将凤伊伊卖到京城最大的妓寨——艳春楼!……”

血轩辕虽然生死不惧,但也有软肋,他的软肋就是凤伊伊。凤伊伊本是江南药王最小的女儿,人到中年的鬼斧,有一次到江南办事,他也被仪态万方的凤伊伊迷住了。

邪针为了修成“万相邪功”,他找到江南药王,逼其索要“九罗丹”。九罗花是暹罗国的一种异花,用九朵九罗花的花汁,便能提炼出一枚“九罗丹”,“九罗丹”可以使邪针的“万相邪功”,迅速达到第九重境界。

邪针威胁江南药王:“如果不能给我找来‘九罗丹’,我就杀了你们全家!”

4.九罗丹

九罗花是可遇不可求的异花,药王手中只有三朵,无法给邪针制成“九罗丹”。形势万分危急中,凤伊伊曾写信向血轩辕求助,血轩辕虽然接到信,却没有应约去替凤家化解这场劫难。邪针在期限的最后一天,变成了索命的厉鬼,他将药王一家三十多口人全部用玄墨针刺死。

血轩辕在血案发生后,赶到了凤家,他发现凤伊伊心头尚有一点余温,便一夜骑马飞奔三百里,将濒死的凤伊伊送到了云梦泽。

阴阳医古昊虽然能为凤伊伊续命,但至少也得耗时三到五年。古昊便对血轩辕提出了一个条件,即:让血轩辕远赴蚩尤山冰刃谷,为他寻来当年蚩尤遗失在这里的神兵器——蚩尤斧。

蚩尤的传说,距离现在已经几千年,血轩辕不管怎么努力,可是始终也没有完成寻找蚩尤斧的任务……邪针找到了血轩辕的软肋后,血轩辕被逼无奈,只有答应交出“鬼斧三式”的压轴一招——幽梦回。

邪针解开了血轩辕右臂上被封住的穴道。可是血轩辕刚刚举了举鬼斧,鬼斧却“当啷”一声,掉落在了地上,他说:“饿了,没有力气!”

邪针转头对上官鼎命令道:“赶快去炖一罐参汤!”

上官鼎急忙领命而去,一炷香的时间后,一瓦罐的参汤便被炖好了。邪针对血轩辕连施酷刑,折腾了多半天,也是又累又饿,他用银针检验参汤无毒后,便给血轩辕喝了一碗参汤,自己则将瓦罐中的参汤,全都喝到了肚子里。

血轩辕喝下一碗参汤,片刻之后,他的口鼻之中,就开始流血。邪针喝下了多半罐子参汤,他的脸色发蓝,头顶上开始蒸腾出蓝色的雾气,他惊叫道:“有毒,这汤里有‘九罗丹’之毒!”

“九罗丹”是药亦是毒,它不仅可以帮助邪针,将“万相邪功”迅速提升到第九重,而且还可以治疗任何与血脉有关的重疾。但是正常人要是服下“九罗丹”,在血脉狂涌之下,此人必定心脏爆裂而亡。

邪针的“万相邪功”,早已经休到了第八重,在“九罗丹”的帮助下,立刻就提升到了第九重。血轩辕服下含有“九罗丹”的参汤后,他身体的血脉,惊涛骇浪般的狂涌,被玄墨针封住的穴道,立刻全部解开。

邪针的“万相邪功”修到最高境界之后,他的身体忽高忽低,可以随意念迅速变化,现在放眼武林,邪针绝对可以说是唯他独尊了。邪针幽灵般一挥玄墨针,对血轩辕怪叫道:“我要用真功夫打败你,我才是彪炳千古的武林第一人!”

邪针叫罢,玄墨针化为一点暗夜的寒星,直奔血轩辕的眉心刺去——这灌注他毕生功力的一击,天下已经无人能躲,即使血轩辕也不成。

血轩辕已经避无可避,他运用全身的功力,手中的鬼斧,猛地撒手,流星一样,直向邪针的头颅飞砍而去。邪针鬼魅般一闪身,血轩辕必杀的一斧落空,邪针纵身猱进,手中的玄墨针正要刺中血轩辕的眉心要害,就见血轩辕一张口,一团污血“哇”的一声,直向邪针的面门吐来。

邪针后退五步,闪开血块,他正要第三次挺针刺死血轩辕,就见那柄鬼斧翻滚着,蝙蝠一样又飞了回来,锋利的斧刃“咔嚓”一声,斩在了邪针的后背上。邪针惨叫一声,他不甘心地倒地毙命,他临死时,这才知道了鬼斧压轴的绝学——幽梦回的厉害。

回旋斧法——这才是真正的鬼斧第三招绝学。

上官鼎面对着神鬼难测的结局,他真的是看呆了。血轩辕踉跄着坐在木床上,还没等他挣扎着站起,就听木屋外面,响起了一阵鼓掌的声音,只听一个清脆的女声说:“幽梦回,果真是好招!”

古昊早在两年前去世,他临死之前,已经帮凤伊伊续命成功。古昊去世后,凤伊伊便继承了阴阳医的衣钵,成了云梦泽的主人。上官鼎为未婚妻罗红锦求治,他就是和凤伊伊订立的契约。

血轩辕先被邪针所伤,接着又身中剧毒,他已经是垂死的老虎,故此,凤伊伊在四名武功高强的女侍保护下,走进了血轩辕的木屋。

血轩辕满脸是血,他声音颤抖地道:“伊伊,你还好吧?”

当年血轩辕不肯施以援手,致使凤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,全都死在了邪针的手里,凤伊伊今天上门,一是想揭露血轩辕这位武林大侠丑恶的嘴脸,二来,她要除掉邪针,为凤家人报仇雪恨!

邪针已经死在血轩辕的鬼斧之下,但血轩辕当初背信弃义,致使凤家几乎灭门的过失,他真的很难替自己辩解。

血轩辕之所以去江南,就是因为身体有病,他想寻访名医上官云飞,可是找遍了江南,也没有找到。血轩辕想起往事,他痛苦地摇了摇头:“那日我接到你的信,本想去凤家解难,可是我因为赶路走得急,突发心痛之症,晕倒在了半路之上!”

血轩辕最后被武林神医上官云飞所救。上官云飞告诉血轩辕,他的胸腹之间,生有一处肿块恶疾,这种恶疾,虽有药可救,但炼制这种药,实属千难万难。故此,血轩辕也就只有四五年的阳寿了!……

凤伊伊当然不信血轩辕的辩解,她冷笑道:“血轩辕,我发现你很会编故事!”

上官鼎在一旁插言,说:“凤神医,血轩辕前辈讲的都是真话。因为我父亲就是上官云飞,薛前辈晕倒时,我当时还在场!”

凤伊伊真的没有想到,事情竟会是这样。她冲上几步,一把抓住了血轩辕的手,惭愧地说:“看来我是错怪你了!”

凤伊伊本想借上官鼎之手,偷学来血轩辕的“鬼斧三式”,然后向武林公布他的绝学,让血轩辕倍受打击,也算替自己的家人出一口恶气,然后她赶到冰刃谷,羞辱血轩辕一番后再自杀,让血轩辕的余生,全都生活在痛苦之中。

血轩辕告诉凤伊伊,他其实以前的时候,只有两招鬼斧绝学,他期盼凤伊伊能够早日回到自己的身边,这才创立了第三招绝学——幽梦回。

可是误会解除,两个人可以重续前缘了,血轩辕的生命也快结束了。

凤伊伊告诉血轩辕,如果他病发而死,她立刻自杀,上官鼎却在一旁肯定地说:“血轩辕前辈根本不会死,他已经被我父亲的灵药‘九罗丹’给救活了!”

上官云飞遍查医典,最后发现,要解血轩辕胸腹之疾的唯一药物,便是剧毒的“九罗丹”,但想炼制一枚“九罗丹”,实在是千难万难的事情。

上官云飞用了四年时间,终于炼成了一颗“九罗丹”。上官云飞因为炼制丹药,心力交瘁,最后溘然而逝,这颗丹药,就留给了上官鼎。上官鼎本想遵照父命,前往冰刃谷送药救血轩辕的性命,可是随后罗红锦被“僵尸指”所伤,他就携带着丹药去了云梦泽……“九罗丹”无色无味,它还有一个非常邪门的特点,那就是遇银才溶。上官鼎虽然将“九罗丹”投入到了参汤罐中,如果邪针不用银针试毒,“九罗丹”是不会溶解的。血轩辕服下剧毒的“九罗丹”后,虽然胸腹血脉之疾得以痊愈,但他的内功也差不多全部消失了。

上官鼎下山之前,血轩辕本想将“鬼斧三式”传给这个对自己有恩的年轻后辈,可是上官鼎思前想后,拒绝了血轩辕的好意。

血轩辕武功天下第一,可是他手中的鬼斧,却依然无法斩断江湖仇怨的铁链,血轩辕时刻处在危险当中,甚至连妻子都不敢娶。上官鼎只想追求自己的幸福,他真的不想成为血轩辕第二。血轩辕和凤伊伊,决定永留冰刃谷。上官鼎从凤伊伊的手中,取得了治疗“僵尸指”的秘方后,他连夜下山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天空的星星一起兴奋地眨眼,轻吹的晚风,也在为上官鼎歌唱。罗红锦正在翘首期盼,上官鼎的幸福真的快要来临了!……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